百姓彩票欢迎您! 登录|免费注册

您的位置:百姓彩票>> 资讯中心 >> 头条>> 南斯拉夫足球墓志铭 第一章:纷争
南斯拉夫足球墓志铭 第一章:纷争
2016-11-09 15:38:00     来源:小咕噜

假如历史是一部回放机的话,时钟可以拨回到2014年的10月15日。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发生了如下的一幕:一场塞尔维亚和阿尔巴尼亚的比赛,一架遥控飞机,一面大阿尔巴尼亚的旗帜,一场足球场上群殴。当天夜里,各方都发表了对于这件事情的声明,一个科索沃极端民族主义者所操控的遥控飞机挂着一面大阿尔巴尼亚地区的旗帜飞进了足球场。这个举动引起了一场群殴事件的发生。

此事揭开了南斯拉夫足球的一块伤疤。纷争和流离,似乎从来没有在这块土地上停止。在巴尔干半岛这块土地上,阿族人、科族人、赛族人当然还有穆斯林在内,民族矛盾始终没有彻底地解决,铁托在世的时候可以凭借他强大的个人魅力和铁腕政策让他们相安无事。一旦这个地方缺少一位强有力的领袖,各族人民之间那种仇恨的眼神就开始目露凶光。

塞尔维亚与阿尔巴尼亚的积怨由来已久,主要的矛盾在于科索沃地区的争夺。科索沃独立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阿尔巴尼亚和塞尔维亚两大民族历史矛盾的沉淀和外部大国势力插手的结果。阿族和塞族对科索沃都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前者把它视为自己的“摇篮”,而后者认定它是自己的“圣地”,如此之争至少有上千年的历史。如果单靠阿族人自己,科索沃的地位恐怕很难有所改变。它最终能够宣布独立,起关键作用的还是西方国家。因此,科索沃独立的影响也超出了巴尔干地区。

让我们再把目光转回到比赛日当天,由于两国之间复杂的关系和彼此仇恨的心态,欧足联对于本场比赛非常重视,塞尔维亚当局在球场上布置了不少于5000名警察维护安保工作。球场外塞尔维亚球迷大声地呼喊着针对阿族人的口号:“杀死他们,杀死阿族人。”这样的氛围也让这场比赛非常紧张。接下来的旗帜事件只是点燃了这支火药桶的导火索,两队之间的仇恨只需要一点火星就会引爆。阿尔巴尼亚的队长卡纳赛后说:“在事发之后我们的球队都感到很高兴,球员在客场并没有感到胆怯,赛族人始终就是这样,他们和周边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位出生在阿尔巴尼亚西部地区的中场球员骨子里就充满了对于赛族人的仇恨。

民族主义杀死足球,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这片土地发生。在前南斯拉夫的历史上最著名的事件可以追溯到1990年5月13日。当时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之间的局势已经非常紧张,一年后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之间的独立战争就爆发开来。

当天贝尔格莱德红星和萨格勒布迪纳摩的比赛中,由于克罗地亚人不满维持秩序的塞尔维亚警察的行为,首先向警察发动了攻击,从而将这场比赛演变成了一场著名的斗殴事件。两个球队的球迷,塞尔维亚族青年和克罗地亚族青年发生了长达55分钟的大规模殴斗。两队球迷从看台打到足球场,相互间用坐椅、石块,甚至还用刀子和火器攻击对方,有些球员和警察也卷入其间。激烈的殴斗使比赛无法进行,61人受伤,其中警察伤27人。

这场冲突在外界看来是克罗地亚人蓄意发起的,很多人认为一年后的克罗地亚独立战争的导火索就是因这场比赛所致。

这样的一场比赛让曾经强势的南斯拉夫队风光不再,此前的南斯拉夫队球员由六个加盟共和国球员组成。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波黑,马其顿和黑山的球员处在一种非紧密关系的维持中,曾经被称作为欧洲的巴西队。不同文化,不同语言,不同民族和宗教的结合体在当时能够存在,不亚于一个奇迹。不过他们所展现出来的内部问题似乎更加值得玩味。

在国内的各个球队之间转会似乎是行不通的,球员流动有时候仅仅需要一纸调令就可以完成,虽然他们也可以有出色的球队去和外界抗衡,但是总感觉他们和西欧的足球世界有些格格不入。在这种不同和纷争之下南斯拉夫足球的消亡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依稀记得当年南斯拉夫足球队的口号:“加油,我们充满斗志,为了胜利,前进。”而时至今日,这样的口号只能回荡在空中,可以说纷争就是南斯拉夫足球消亡的根源。

接下来的南斯拉夫足球将会如何发展,他们还将剩下什么?第二章开始将从亚得里亚海边上的新戈里察开始,一路走来看看落寞后的南斯拉夫足球现在是个什么样子。